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章節目錄 第一百零八章

作者:妍中意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又是一個不想起床的星期一, 蘇遠洋難得賴床了。

    昨晚他和鄰居家的茵茵妹妹一起被兩人的爸爸蘇明承和陳科林帶去了噴泉廣場玩沙子。

    沙池很大,小孩也很多。人一多就容易有紛爭, 原本蘇遠洋和茵茵只是坐在一邊,互相挖著沙子,自得其樂。突然有個表情很驕縱的約莫六七歲大的男孩子跑了過來, 把目光停在了蘇遠洋和茵茵身上, 蘇遠洋和茵茵不明所以地抬頭看了他一眼, 小男孩兇巴巴地道:“看什么看!信不信我挖了你們的眼睛下來當球踢!”

    蘇遠洋的眼神一下子凌厲起來, 他在爸爸面前是個小乖乖, 不代表他在別人面前也是如此。這個男的竟然敢兇他, 還敢說要挖自己的眼睛, 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膽了!

    他放下手中的塑料小鏟子和小桶, 五指并攏握成拳還轉了轉手腕,語調危險,“你說什么?再說一次!”

    小男孩一點也不怕他, 瞇了瞇眼, 直接上前一腳踢飛蘇遠洋的桶和小鏟子,然后一把抓住愣住的茵茵手里的小鏟子和桶,哼,他來遲了一些,沒有鏟子和桶可以玩,憑什么這兩個小鬼可以玩?

    茵茵沒有小男孩那么大力氣,一個不防備鏟子和桶就被搶走了,她哇的一聲就哭了, 氣憤不已地抓了一把沙子扔向男孩。

    蘇遠洋也被激怒了,爸爸說的不能打架也拋在了腦后,自己的妹妹被欺負了,要是還能忍算什么男人!

    他一把擼起袖子握著拳頭就往被沙子糊住眼的男孩臉上揍,男孩原本沙子進了眼就疼得不行眼睛都睜不開,這下還被揍了一拳,直接被揍得跌倒在沙池里。

    茵茵見哥哥給自己報仇了,興奮地給哥哥鼓起了掌,“洋洋哥哥真棒,替茵茵打壞人!”

    蘇遠洋聽了茵茵妹妹夸獎的話,心頭更火熱了,他果然是個行俠仗義的大俠!沒見茵茵妹妹夸他了么。

    男孩什么時候被人這么對待過,他眼睛疼,臉也疼!委屈的他用手揉著眼睛,一邊放聲大哭,“哇哇哇!”

    哭聲一響,眾人的目光就投了過來,茵茵有些害怕的往蘇遠洋身后躲,蘇遠洋伸出手把她擋在自己背后,直面眾人的目光。

    沙池上的小孩子都圍了過來,好奇地看著他們三個,大人們先看了一下,看見哭的不是自己的孩子便放下心來,沒有什么動作。只有幾個熱心的大人走了過來,看見男孩哭得這么慘,連忙問道:“這是怎么一回事?怎么還有人哭了?”

    一個眼尖的阿姨看見男孩閉著眼,臉上還有沙子,知道男孩眼里進沙子了,忙走到男孩身邊,“快別揉眼睛了,不然眼睛會更痛!”

    蘇明承和陳科林坐在不遠處聊著天,時不時抬頭看一眼兩個孩子,聽到哭聲后,他們一開始還以為是哪里的小孩哭了,沒有在意,過了兩秒才反應過來,這哭聲怎么離他們這么近?

    他們忙轉頭看向沙池,看見了站著的蘇遠洋和茵茵,他們忙站起身走過去,別是孩子出什么事了吧?

    他們才走過去,便看見一個五十多歲的阿姨在安慰一個小男孩,哭聲應該就是他傳出來的,茵茵看見自己爸爸了,委屈地撲了過來,“爸爸,這里有壞人!

    她扁著嘴委屈巴巴地指著哭泣的男孩道:“就是他搶走了我的小鏟子和桶,還兇我說要挖了我的眼睛當球踢!”

    此言一出,圍過來的幾個大人臉色就變了,誰家父母這么教孩子的?還挖人眼睛當球踢,該不會這孩子的父母是混黑的吧?

    蘇遠洋也向自己爸爸告起了狀,“對,就是他,把我的小鏟子和桶踢走了,還去搶茵茵妹妹的鏟子和桶,真壞!”

    他以前雖然也欺負過茵茵,但是他已經道過歉了,茵茵也原諒了他,F在茵茵已經是他認下的妹妹了,敢欺負茵茵,也不看他的拳頭同不同意!

    “那他眼睛怎么進沙子了?”

    陳科林雖然憤怒男孩這么欺負自己女兒,但是現在哭著的是男孩,他也不好再去責問他。

    年紀小就是占便宜,大人都不好兇人,說出去都丟人,跟一個孩子計較。

    陳科林覺得憋屈極了。

    茵茵理直氣壯地道:“他搶我的鏟子和桶,我就朝他扔了沙子!

    哼,她可不是好惹的,敢欺負她,她就敢朝他扔沙子!

    洋洋哥哥說了,做人不能慫,你愈慫別人愈欺負你。寧愿做個欺負人的人,也不做被人欺負的人!

    人群中有一個大約三十多歲,穿著打扮都一般的女人跑了過來,聽見茵茵的話就瞪了她一眼,然后慌慌張張地跑到男孩身旁,把好心給男孩吹沙子的阿姨推開,阿姨人好不在意,被推開了也只是站起身在一旁看著。

    “小少爺,你怎么樣了?眼里還有沙子么?”

    男孩的眼睛已經紅腫了,他艱難地睜開眼,看見自家的保姆終于來了,火冒三丈地對女人拳打腳踢,“你怎么才來,你死哪兒去了?不知道少爺我被欺負了么?”

    六七歲男孩的力氣已經不小了,女人痛得皺起了臉,卻不敢躲,只能忍著。

    圍觀的人看著場景面面相覷,這男孩也太那什么了吧?雖然保姆算不上什么正經的長輩,但是保姆也是人,怎么就能拿保姆撒氣呢?

    好心的阿姨看不下去了,想上前把男孩拉開,“你怎么能隨便打人呢,打人不是好孩子!

    男孩不屑地哼了一聲,“保姆就是我們家的狗,我爸爸說了,一條狗死就死了!

    嘶!

    眾人倒吸一口涼氣。

    這…這也太兇殘了吧?難道這孩子的爸爸真是混黑的?人命都不放在眼里。

    原本想上去拉架的人都沒有了動作。

    女人的眼里都是苦澀和傷痛,誰叫她家里窮,急需錢,不然她也不會繼續做這份工作,這家人,從上到下、從老到小,就沒有一個人是把人命當命的。她就怕有天突然就死在雇主家了。

    蘇遠洋眼睛瞇了瞇,看不過眼了,松開爸爸的手,朝著男孩撲了過去,“快住手,誰讓你打人的?”

    蘇明承當下就是嘆了一口氣。

    男孩剛才被蘇遠洋揍了一拳,下意識的對他有些害怕,見他跑過來了,打人的動作就停了下來。

    蘇遠洋滿意地哼了哼,“要是再被我看見你打人,看我不揍你!”

    蘇明承朝兒子招手,“兒子,快回來!

    這個臭小子,教他練武后正義感就爆棚了,若是以前,看見人被打估計還會拍手叫好呢,現在就是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了。

    “爸爸,我做的對不對?你說過打人是不對的,我阻止了他!

    蘇遠洋期待地看著爸爸,希望能得到爸爸的夸贊。

    蘇明承面色復雜地摸摸他的腦袋,“嗯,你做得對,打人確實不對!

    只是兒子還是太沖動了,做事不顧后果。沒見周圍的大人們都沒有出面阻止么,哪里需要他一個孩子去主持正義?

    眾人見一個小孩子做了他們不敢做的事情,臉色又是羞愧又是懊惱,他們竟然連孩子都比不過。

    “你給我等著,別以為你打了我可以不用付出代價!蹦泻⒃S是覺得傷自尊了,指著蘇遠洋狠戾地說:“我要告訴我爸爸,叫他把你的手腳砍下來,扔進海里喂魚!”

    蘇明承的目光頓時冷了下來,蘇遠洋天不怕地不怕,就怕爸爸對他失望,對著男孩他可不怕,他朝男孩做了一個鬼臉,“略略略~你當我是嚇大的么?”

    男孩氣得五官都扭曲了,他狠狠踹了一腳保姆,“還不給我爸爸打電話,叫他帶人來!”

    保姆吃痛地吸了一口氣,忙從褲子口袋掏出手機。

    圍觀的眾人怕惹事上身,忙把自家孩子抱起就跑了,陳科林也趕緊抱起茵茵,朝蘇明承道:“明承,我們快走吧,不然人來了就麻煩了!

    蘇明承不怕事,但是有兒子在,他有所顧忌,所以嘆了一聲牽著兒子就跑了。

    男孩看著他們的背影氣得跳腳,“給我查,一定要查到他們是誰,把他們給我弄死!”

    開著車回到家,陳科林心有余悸地看著蘇明承,低聲問:“我們會不會被打擊報復?”

    老天,他們怎么那么倒霉,就出去玩個沙子還能惹禍上身。

    蘇明承眸色幽深,抿了抿薄唇,道:“不管怎么樣,林哥出門的時候都小心些,我看那個男孩不是個善茬!

    “嗯,我知道了!

    陳科林心砰砰砰跳個不停,都快要從嗓子眼跳出來了,他努力壓下恐慌,咽了咽口水,抱著女兒回了家。

    蘇遠洋許是知道自己給爸爸惹麻煩了,一路上不敢說話,大氣都不敢出。

    蘇明承暼了他一眼,發現他臉上的恐慌,無奈地揉了揉他的頭發,“別多想了,快去泡個澡,看你一身的沙子,也不嫌臟!

    蘇遠洋看見爸爸這么鎮定,也沒有罵他,心里松了一口氣,跟著爸爸走進了家門。

    蘇爸蘇媽正看著電視劇,見他們回來了,也只是打個招呼又把注意力轉回到劇情里邊,蘇明承笑了笑讓兒子回房間去洗澡,明天還要上學呢。

    蘇遠洋表情忐忑地走回自己房間,殺人不是犯法的么?剛才那個男孩竟然敢當初說要殺人,他不怕被警/察叔叔抓么?難道警/察叔叔也奈何不了他,不然爸爸怎么會帶著他跑回家。他該不會是惹禍了吧?

    蘇明承和爸媽說了一聲,回到自己房間,把門關上后,立即把007叫了出來,“007,替我查一下剛才那個男孩的家庭背景!

    只要是同個世界的人,哪怕在原身的世界里不曾出現過,007都能查到他的消息。

    “好的,宿主請稍等!

    007機械的聲音響起,沒一會男孩的家世背景就傳進了蘇明承的腦海。

    郭敬霖,七歲,父親是郭書桓,母親是何涵。

    郭書桓是青龍幫的現任幫主,名字儒雅性子卻冷酷狠戾,接手青龍幫后便進行了大清洗,青龍幫的中高層頓時死傷無數,而接替這些位置的人都是郭書桓的心腹,由此可見郭書桓的狠辣手段。

    青龍幫是帝都最大的幫派,名下涉及各行各業,白道黑道都得給三分面子,就是同一層面的家族也是能避就避,畢竟郭書桓這個瘋子若是讓他不高興了,躲到天涯海角他都會派人來滅了你,實在惹不起。

    何涵,是帝都何家的大小姐,最受何老爺子寵愛,卻讓人大跌眼鏡的嫁給了郭書桓。郭書桓原本風流成性,和何涵相遇后就浪子回頭,只愛她一人,把以前的女人全打發了。

    兩人能結婚也是經歷了萬般阻礙,誰叫青龍幫是混黑的,何老爺子年輕時當過大學教授,最是清高,怎么愿意讓自己的女兒嫁給郭書桓這樣身份的人?

    郭書桓為了和何涵在一起,把青龍幫給洗白了,黃賭毒這三個最賺錢的生意全給棄了,幫里的高層怎么會愿意?這些都是錢啊,所以他們聯手想要把郭書桓給做掉,最后棋高一著的郭書桓成功的把他們給弄死了,青龍幫成了他的一言堂。

    把青龍幫握在手里后,郭書桓不斷地對外捐錢,又是建小學又是修路,還給何老爺子當過教授的大學捐了一筆巨款,用來修建教學樓和圖書館,用的還是何老爺子的名義。

    就這樣,青龍幫明面上的公司郭氏企業還成了有名的愛心企業,得了上頭的表揚。

    經歷無數的阻礙后,郭書桓終于得以把何涵娶進門,兩人成了有名的恩愛夫妻,讓人羨慕無比。而郭敬霖就是他們的兒子,掌中寶心肝肉。

    如果郭書桓這個當父親的知道了今晚的事情,難保他不會報復蘇陳兩家。

    他自己是不怕郭書桓的報復,但是自己的家人呢?陳家人呢?他們怎么躲得過?

    蘇明承苦惱地按了按太陽穴,既然郭書桓最為看重自己的妻子和兒子,那就從這兩個人入手好了。

    蘇明承在把何涵的資料看了一遍,發現何涵和薛雨虹差不多,都是身體弱的人,而何涵更嚴重,她為了給郭書桓生孩子,也是喝了不少中藥,后來好不容易懷上孩子后,為了孩子身體好,硬是選擇了順產,差點死在產房里。

    這些年何涵身體每況愈下,幾乎到了起不了身只能躺床上的地步。

    蘇明承桃花眼精光一閃,他有辦法了。

    他當即給薛成弈打了一個電話,把事情給他說了一遍,薛成弈也是驚訝明承的運氣,怎么就和郭家的小惡魔遇上了,還起了沖突。

    他知道憑郭家的勢力查到明承只是早晚,誰知道郭書桓那個瘋子為了兒子會做出什么事情?

    所以薛成弈立即和自己父親說了這件事,薛老爺子也吃了一鯨,當即給郭書桓打了電話,他們薛家和郭家有合作的項目,他和郭書桓是有過接觸的。

    薛老爺子把事情解釋了一遍,請郭書桓看在他的份上不要追究這件事。

    電話那頭的郭書桓英俊的面容陰沉無比,看著在自己面前哭得凄慘的兒子,眼里都是殺意,他怎么會放過欺負了自己兒子的人,即使薛家出面他也不放在眼里。

    薛老爺子好說歹說,甚至提到了薛家另一實權人物,薛老爺子的弟弟,薛泓律。他如今已是中央的大/佬之一,真要和郭家拼實力,郭家怎么都玩不過薛家。

    畢竟青龍幫可以抓的把柄太多了,郭書桓是個聰明人,知道什么該做什么不該做。

    郭書桓確實是個聰明人,忍著怒火答應了不再追究此事,薛老爺子滿意地掛了電話,聽著手機傳來的嘟嘟聲,郭書桓憤怒地把手機往地上摔去!

    啪的一聲手機四分五裂,可見他用了多大的力氣。

    郭敬霖被他的怒氣嚇了一跳,眼里含著的淚都被嚇回去了。

    “幫主!”

    “爸爸!”

    郭敬霖和一眾手下的驚呼聲讓郭書桓回過神,他擺了擺手,怒極反笑,“好一個蘇明承,都能把薛老爺子搬出來為自己說情。我小瞧他了!

    他是答應了不對蘇明承兩家下手,但是他總要為自己兒子出口氣吧,郭書桓陰鷙地想。

    …

    從薛成弈口中得到了郭書桓不會追究的話,蘇明承松了一口氣,但是他明白,郭書桓是不會善罷甘休的,他需要早點做好準備。

    感謝了一番薛成弈后,蘇明承掛斷了電話,起身走到兒子的房間。

    蘇遠洋正忐忑不安地在床上翻來覆去,蘇明承一進門他就警惕地喊:“誰?”

    “是我,爸爸有話和你說!

    蘇明承走到床邊,蘇遠洋從床上翻了起來,抱住了他的手臂,不安地問:“爸爸,我是不是給你惹麻煩了?”

    “確實惹麻煩了!碧K明承沒有想過要瞞兒子,看著他突然蒼白的臉色繼續道:“洋洋你知道么,那個男孩家里是混黑社會的,如果他想要報復我們,我們家和陳叔叔家的人,可能都得死!

    蘇遠洋的呼吸突然變得急促,他仰起頭哀求地看著蘇明承,“爸爸,我不想你們死,我也不想死!

    他說著眼淚就出來了。

    “洋洋,你知道為什么剛才那些大人都沒有出去把男孩拉開么?”

    蘇明承沒有說我們不會死,而是問了他別的問題。

    “他們害怕了,因為男孩說保姆是條狗,死了就死了!

    “既然大人們都害怕了,你為什么不害怕?”

    蘇明承指了指他的胸膛。

    “我,因為我是行俠仗義的大俠啊,我怎么可能會怕呢?”

    蘇遠洋的字典從來沒有害怕這個詞。

    “爸爸教你武術,為的是讓你有自保的能力,而不是讓你去當所謂的大俠。洋洋你才七歲,拯救世界還輪不到你一個七歲的孩子!

    蘇明承狠心打破他當大俠的夢。

    蘇遠洋的表情僵硬起來。

    “爸爸希望你做事不要那么沖動,能好好地想想你這么做有什么后果。就像今天晚上,大人們都沒有作為,你一個孩子就不要強出頭!

    “你好好想想,可能明天我們就要被殺了,到時候你再也見不到爺爺奶奶,見不到爸爸,見不到陳叔叔一家…”

    蘇明承的聲音如魔咒一般在蘇遠洋的腦海里揮之不去,蘇遠洋痛苦地捂住耳朵,眼淚流個不停,“爸爸你別說了,我知道錯了,我再也不沖動了,再也不想做大俠了,你們不要死,不要離開我…”

    “你能保證以后不再沖動,不再打架了么?”

    蘇明承對兒子的眼淚不是不心痛,但是為了能讓兒子清楚地知道自己做錯了什么,他必須狠下心來。

    “我能,我發誓,我再也不多管閑事了,再也不打架了!

    蘇遠洋哭得撕心累肺,蘇明承終于把他摟進懷里,“好了,爸爸相信你,我們不會有事的,有爸爸在,爸爸不會讓大家出事的。爸爸今晚要教你一個成語,明哲保身。明智的人善于保全自己,只有自己安全了,才能去想別的事情!

    蘇遠洋抱著他的頸項,把臉埋進去,淚水把蘇明承的脖子都打濕了。

    晚上的時候蘇遠洋怎么都睡不著,直到凌晨兩點多才疲倦地睡過去,早上差點起不來。

    蘇明承小心地掀開被子,瞧見兒子紅腫的眼皮,嘆了一聲,起身到陽臺給班主任李老師打了個電話,給兒子請了早上的假,謝過李老師的關心后,蘇明承掛了電話。

    溫柔地注視了一會兒子的臉,蘇明承走出了房間,和已經起身的爸媽提了請假的事情,聽到寶貝孫子不舒服,蘇爸蘇媽很是緊張,立即想要去房間看孫子。蘇明承把他們攔了下來。

    “爸媽,你們先讓洋洋繼續睡,等他睡醒了,你們給他用冰或者熱雞蛋敷一下眼睛!

    “好好好,我們不吵他,只是洋洋眼睛怎么會腫了?”

    蘇爸焦急地問。

    蘇明承把昨晚的事情縮減了一部分告訴了爸媽,沒和他們說郭家的事情,只說自己把兒子訓了一頓,兒子害怕地哭了。

    蘇媽心疼得不得了,連著拍了兒子后背好幾巴掌,“叫你那么兇,把我寶貝孫子嚇著了!

    蘇明承只管給自己媽揍,其實他也清楚,昨晚的事情兒子并沒有什么錯,以郭敬霖那小氣又狠毒的性子,從他盯上兒子和茵茵的那刻起,就注定會找兒子和茵茵的麻煩。

    不過兒子后來出頭去叫郭敬霖不要再打人,確實是沖動了。那個保姆和兒子素昧平生,連在場的大人都冷眼旁觀,兒子沒有必要出頭。

    不過,這或許正是孩子的可貴之處吧,一片赤子之心,是大人們曾經擁有卻又拋棄的東西。

    蘇明承捂了捂心口,也是他不再擁有的東西。

    作者有話要說:  為什么你們認為熊孩子已經改造完畢了,笑哭。我有一個小我十幾歲的弟弟,他也挺熊的,而且不是說你教他他就愿意聽,蘇遠洋算好一些,至少他聽蘇哥的話,愿意放在心上,我弟弟是你和他說一個小時,他沒有一句是聽進去的,捂臉。

    熊孩子是熊,但是說一句我自己都覺得很諷刺的話,他到底還是個孩子。

    只要他愿意改正,我自然是歡喜的,畢竟這個世界上能多一個好人,總比多一個壞人好。

    但是熊孩子確實難教就是了,蘇哥任重而道遠啊。

    六千字奉上!

    大家晚安。

    ( =

    百度直接搜索: "天晴書院" 看免費小說,沒毛病!

    (www.americanpeoplenetwork.com = 天晴書院)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娇妻互换享受高潮久久电影_欧美成人免费一级在线观看_yellow免费观看最新_亲爱的老师5在线观看完整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