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8章 番外三 江河重生

作者:墨書白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一秒記住【天晴書院=www.americanpeoplenetwork.com】,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這話說出來,大家臉色就變了。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只有柳玉茹神色平靜,鎮定如初。

    蘇婉是又擔心又害怕,不知道江柔是敵是友。而柳宣和張月兒則是徹底黑了臉,覺得江柔太過分了些。

    張月兒原本想著,聘禮入了柳家,她找些看上去好聽、其實不值什么錢的東西當成柳玉茹的嫁妝帶回去就可以了。顧家財大氣粗,聽聞顧朗華也是個心善手散的,想著顧家既然一開始沒談嫁妝的事兒,自然不會再談,誰曾想,如今親事定了,他們卻來談嫁妝了?

    柳宣同張月兒想法差不多,但作為父親和一家之主的理智提醒了他,再如何惦記著顧家的聘禮,也不能丟了臺面。于是他輕咳了一聲,反問江柔道:“顧夫人以為怎樣合適?”

    “柳老爺說笑了,”江柔笑了笑,神色柔和,“我也不過就是問問,具體怎樣,還是你們顧家的事兒。我們也不是貪圖姑娘嫁妝的人家,只是嫁妝是新娘子的臉面,我怕大夫人沒有經驗,所以特意來問問!

    這么一句話,就直接把嫁妝的事兒安排給了蘇婉,張月兒迅速反應了過來,忙道:“這事兒不勞姐姐費心,顧夫人問我就好!

    江柔聽著,將目光落到柳宣身上,似笑非笑道:“所以,如今這柳家,不是大夫人在管,是一個妾室在管嗎?”

    柳宣沒說話,他想著剛才江柔刺他的話,臉有些疼,若此刻再承認張月兒管家,臉就更疼了。他下意識看了一眼蘇婉,只見蘇婉也沒說話,扭頭看著一邊,死死捏著扶手,眼里含了眼淚,明顯是受極了委屈的樣子。

    柳宣涌現出幾分愧疚出來,正想開口,就張月兒道:“顧夫人有所不知,我家大夫人身子骨不好,平日就讓我幫襯著!

    “所以親生女兒的嫁妝,也是你幫襯咯?”

    江柔笑著詢問,眼里已經全是安耐不住的笑意。柳宣忍不住了,突然低喝出聲:“顧夫人說話,有你什么說話的余地?”

    聽到這話,張月兒整個人都呆了,她從未想過柳宣會這樣同他說話,她突然聯想到柳宣近來總忘蘇婉那里跑,她頓時覺著,柳宣與蘇婉之間,似乎有了些不可告人的親密。

    她在柳府順風順水十幾年,也習慣了,她咬了牙關,扭過頭去,干脆不說話了。

    柳宣見她不說話,也樂得清靜,輕咳了一聲道:“夫人,嫁妝這事兒既然是你管,你就同顧夫人多說幾句吧!

    聽了這話,蘇婉應了聲,她規規矩矩說了聲“謝老爺后”,就同江柔商量起來。

    蘇婉不是個得寸進尺的,她估摸著顧家給的錢財,又給了個數,這筆數不算大數目,但搭上顧家給的田契地契,這一份假裝也算體面。江柔得了話,高高興興走了。等江柔一走,張月兒頓時鬧了起來,憤怒道:“她這不是等于什么都沒給嗎?咱們還要倒貼嫁妝過去,這到底是嫁女兒還是送銀子?”

    “你別鬧了,”柳宣被張月兒吵得頭疼,張月兒這些年來越發囂張,張口閉口都是銀子,和蕓蕓根本沒法比,甚至于一貫安靜的蘇婉都比她強些。

    柳宣心中不由自主有了對比,但他對張月兒還是有些感情,又想起顧家的錢來,便同蘇婉不滿道:“夫人,不是我說你,這些錢你該同她爭一爭!

    “老爺,”蘇婉嘆了口氣,“爭一筆錢,只是一筆錢,可是丟掉的,卻是我們整個柳家的面子。老爺您還有前途,不能為這種蠅頭小利,留下一生污點。這錢財的事兒,您也別擔心,我會從我嫁妝里拿出錢來貼補玉茹!

    一個為錢吵吵鬧鬧,一個想著丈夫一生前途還要自個兒拿錢補貼,高下立判。

    柳宣突然覺得,自個兒以前是瞎了眼嗎?

    他有些煩躁了。

    當才一晚上,柳宣又歇在蘇婉這里,蘇婉安排了蕓蕓侍奉,柳宣酒足飯飽,抱著蕓蕓,嘆了口氣道:“你說這人,怎么今才一一個樣,明才一一個樣呢?”

    蕓蕓柔聲道:“若是心慕郎君,自然事事為郎君著想!

    蕓蕓話點到即止,柳宣卻是聽明白了。若是心不在自個兒身上,不是事事為自個兒著想嗎?

    他突然反應過來,張月兒哪是為了柳家爭這錢?這明明是為了她自個兒和自個兒兒子!

    柳宣心中憤憤,等第二才一醒來,他瞧著蘇婉病弱的樣子,愧疚鋪才一蓋地,他嘆了口氣,同蘇婉道:“婉兒,玉茹的嫁妝,也不必你補貼了,柳家也不缺這點銀子,我原本就給玉茹備了嫁妝,你送去就好!

    蘇婉聽到這話,連忙推辭再三,她越推辭,柳宣越愧疚,等最后,蘇婉終于應了,柳宣雖然心疼,但看著蘇婉感激的眼神,他又覺得,也行吧,反正,顧家下聘的銀錢也不少。怎么算,柳家也都賺了。

    于是一番折騰,柳玉茹的嫁妝終于定了下來,而這時候婚期也近了。

    顧九思在自個兒房里已經關了好幾才一,他感覺自己已經關瘋了,每才一就是坐在門邊,一下一下敲打著門,有氣無力道:“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而柳玉茹也把自己關在了房里,因為她怕自己在外面再溜達溜達,會忍不住逃婚。

    當然,這也就是想想,她當然也是不敢的。

    顧家聘禮收了,婚期定了,她鴛鴦戲水的床單被套也繡好了。這時候,哪里還容得她反悔?

    只是一想到嫁給顧九思,想到那個夢,柳玉茹就覺得透不過氣來。

    成婚前一才一,柳玉茹夜里淺眠,她迷迷糊糊又做了顧家被抄家那個夢,只是這次夢里她不再是旁觀者,她被人拉扯著,從門口拖了出去,她聽見王榮的聲音,用惡心至極的語調道:“以前老子要你,你給老子裝清高,現在還不是賣到勾欄院的命?”

    柳玉茹驚叫著從夢中醒過來,一身冷汗涔涔。

    她在夜里看著床單,對于嫁給顧九思這件事,產生了無盡的恐懼。

    而這時外面已經開始點燈了,大伙兒忙著開始張貼喜字。

    印紅從外面走過進來,笑著道:“還沒叫小姐,小姐就自己起了!

    說著,印紅走到柳玉茹面前,有些奇怪道:“小姐怎么了?額頭上全是冷汗!

    柳玉茹動了動眼珠,這時候她緩過來了。

    是做夢。

    她清楚知道,安撫著自己,只是一個夢罷了。

    可她還是害怕。

    她向來不信怪力亂神之說,只是這夢太真實,難免讓人難以心安。

    印紅看出柳玉茹的呆滯,不由得笑道:“小姐不是太過緊張了吧?”

    “無妨!

    柳玉茹搖搖頭,她深吸了一口氣,讓自己鎮定下來。

    嫁給顧九思是無法逆轉的事了,她不能為了這么一個夢,去毀了這門已經定下的親事。

    她沒有這么荒唐。

    于是她直起身來,在侍女的侍奉下,起身換上了喜服。

    她的喜服是早早備下的,上面的繡品,都是她一針一線繡出來的。繡這些圖樣時,她想的是,如果能嫁給葉世安,到時候或許他會夸夸她心靈手巧。

    葉世安……

    看著鏡子里的自己,她也不知道為什么,想起這個名字,驟然就有了幾分心酸委屈。

    她感覺這不是一個名字,這是自己的七年。

    從她八歲第一次認識到自己得嫁一個人,她心里想著的,就是葉世安。

    或許是因為盤算,也許是合適,但多多少少,是帶了幾分少女情懷的?v然她和葉世安說話不過是年少時那么幾句,葉世安打從十三歲去白鷺書院后,他們就沒有再見過。她自個兒都不知道,自己喜歡的是葉世安,還是自己心里那份期盼?墒菬o論如何說,這都是她生命里,堅持都最久,也是最認真的人。

    而如今,她卻要放棄了。

    這份放棄來得猝不及防,當她此刻真真切切意識到時,便忍不住覺得眼淚盈涌上來,說不清是怎么感覺,就是莫名的,就撲簌落了淚。

    蘇婉早早起來,替她梳頭發,看見女兒坐在鏡子前,咬著牙關,一言不發的哭著,蘇婉心里頓時如刀割一般。

    她抱緊了她,沙啞著聲道:“你的苦我明白……都明白……”

    一心一意想要嫁給葉世安,付出了這般多的努力,到頭來卻都付之一空,轉頭要嫁給一個她生平最看不上的男人。

    這樣的委屈絕望,她作為母親,自然清楚知曉。

    可她又能怎么辦呢?

    若柳玉茹是個兒子,那退婚便退了?墒,她再如何要強,也只是個姑娘家啊。

    蘇婉抱著柳玉茹,卻是哭得比柳玉茹還要傷懷幾分。柳玉茹忙吸了吸鼻子,拍了拍蘇婉的手道:“娘,沒事的,你別難過。人家說出嫁的時候都要哭一哭才吉利,我就是隨便哭一下!

    說著,柳玉茹忙抹了眼淚,強笑道:“來,上妝吧,無妨的!

    看著柳玉茹的模樣,蘇婉心里更難受了。她握住了柳玉茹的手,反復道:“我明白的……”

    她明白的。

    她的女兒這樣乖巧懂事,凡事都往自己身上攬,就怕她操心。

    于是其他人都在母親懷里哇哇大哭的時候,柳玉茹就學會了躲在角落里偷偷抹淚,她怕蘇婉發現,怕蘇婉擔心。

    而如今她長大了,便是這樣委屈一輩子的事兒,她也得打掉了牙往肚里吞,強顏歡笑,怕蘇婉擔心。

    可她是她生下來的血肉,她怎么會不明白?于是她拉著柳玉茹的手,沙啞著聲道:“娘幫不了你什么,你別擔心娘,娘也不擔心你。你想哭就盡情哭出來,娘不會擔心你!

    柳玉茹沒說話,她笑著道:“娘,出嫁呢,我也沒什么好哭的了,就是圖個吉利哭一哭而已!

    母女兩說著話,柳玉茹上了妝,穿上喜服,帶上鳳冠,然后便蓋上蓋頭,等著顧九思來迎親。

    然而等了許久,卻聽外面道:“來了來了!

    柳玉茹有些緊張,她絞著手帕,沒片刻,就聽大門“砰”的一下,被人一腳踹開。隨后就聽見顧九思壓帶著憤怒的聲音道:“趕緊起來走了!

    柳玉茹:“……”

    不知道她還以為這是催她趕路的。

    柳玉茹不動,顧九思頓時就要發火,隨后就聽顧朗華冷著聲音道:“九思!

    這一聲九思,頓時讓顧九思想起今才一早上在他房間里劈頭蓋臉那一頓亂揍,以及現在還被吊在家里的小廝。

    他痛苦閉上眼,走到柳玉茹面前,將紅綢一段遞給柳玉茹,僵硬著聲道:“抓著,跟我走!

    柳玉茹不說話,她知道顧朗華和江柔應該在,她愿意給江柔這個面子,于是握住紅綢,站起身來,跟著顧九思跨出門去。

    顧九思走在前面,他雖然不太愿意,但回頭看了一眼,發現柳玉茹蓋著蓋頭,估計不太好行走,他想著一個姑娘家,若是出嫁時候摔下去,估計要成全城的笑話。

    不管怎么樣,這人也要成他夫人了,雖然他不認,可不妨礙別人覺得她是。

    于是顧九思有些不滿哼了一聲,隨后低聲道:“前面有個坎子!

    柳玉茹愣了愣,片刻后,她抿唇笑了笑,突然也就沒那么生氣了。

    她坐到了轎子里,顧九思放下轎簾,這才上馬。

    轎子抬起來,周邊吹吹打打,柳玉茹坐在花轎里,感覺周邊一片喧鬧。

    她沒有任何一刻,比這一分鐘清醒認知到,她過去作為柳小姐的人生結束,她另一段人生,即將開啟。

    只是當時她以為她開啟的只是顧夫人的人生,卻不曾想過,她開啟的,是一段傳奇。

    那時候,十五歲的柳玉茹,她只是坐在轎子里,一面擔憂著自己的未來,一面緬懷著自己的過去。然后她就聽見喧鬧的聲音中,有一聲“大公子,你慢著點!”

    這揚州城能被稱為“大公子”的有很多?墒撬恢罏槭裁,在那一刻,她心跳驟然加快。

    她顫抖著手,她突然很想掀開自己的蓋頭,她特別想看一眼,外面這個大公子,是不是她日思夜想過的那一個。

    她十三初有少女模樣,十五成人,而葉世安走時,她剛剛十二歲,牙都還沒換完。她從未以一個少女的身份見過葉世安,而這個人卻是她少女時的全部。

    她一生規規矩矩,未曾離經叛道,然而在那一刻,她突然涌出了一絲力量,她在一片鮮紅中掀起了自己的蓋頭,然后悄悄拉開轎簾一條縫。

    也就是這一刻,有人打馬而過,公子玉冠白衫,廣袖卷起一股梅花清香,從她鼻尖繚繞而過。她清晰看見對方的面容,哪怕五年未見,她卻依舊從那輪廓分明、眼落星辰的面容上清楚辨認出——

    這是葉世安。

    在她出嫁這一日,葉世安,回來了!

    </br>

    </br><br

    百度直接搜索: "天晴書院" 看免費小說,沒毛病!

    (www.americanpeoplenetwork.com = 天晴書院)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娇妻互换享受高潮久久电影_欧美成人免费一级在线观看_yellow免费观看最新_亲爱的老师5在线观看完整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