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七夕番外·反向飼養

作者:反派二姐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一秒記住【天晴書院=www.americanpeoplenetwork.com】,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1.

    聽見撓門的動靜后,安息小心翼翼地爬下床來到走廊上。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第一時間他什么也沒看見,找了半天,才在腳邊發現一坨黑色的毛團。

    “哎呀……貓貓!”安息蹲下來湊近看——一只幼貓正在拱門,站不太穩,東倒西歪的。它渾身黑乎乎的毛發,眼睛在夜里發著明黃色的光,賊亮賊亮的。

    安息伸出手指頭,嘴里發出“嘖嘖嘖”的聲音,期待著奶貓來蹭他手。

    貓看也沒看他,搖搖晃晃地順著門縫跌進了宿舍。

    “喂喂……”安息小聲叫著,弓著腰追著奶貓也進門回到屋里。

    他小步向前蹭,深怕踩到貓毛茸茸的尾巴。

    “咪咪!喵喵!”安息追著喊,但貓已經躲進了床底下,只留一雙熒黃黃的眼睛警惕地瞅著他。

    安息毫不氣餒:“喵喵,你從哪里來?”“你怎么進的宿舍樓?”“你也不回家過暑假嗎?”

    安息跪趴在地上和貓喊了一會兒話,連一聲“喵”的回應都沒得到。貓咪干脆挪了挪身體,把前爪塞進肚子下面,一副抗拒互動的樣子。

    “喵喵,你來陪我過暑假的是不是?宿舍樓都走光啦,學校里也沒人呢!闭f著他伸手想去把貓咪從床底下夠出來,貓咪卻警醒地咧開嘴露出尖牙,發出“喝嘶——”的威脅聲。

    “唔……”安息又把手收回來攥在胸前,安慰道:“不怕……”

    看著面無表情瞪著他的貓,安息又補充一句:“我,才不是我怕呢,是我叫你別怕!

    2.

    雖然是暑假,安息的鬧鐘還是在早上七點響了,他是少數幾個暑期留校的學生,都集中在了這唯一還開著的一棟宿舍樓——連家在外省的室友都回去了,可安息不行。

    安息父母雙亡,靠叔叔姑姑的接濟才上能一路上到大學,別人下課閑聊的時間他要打工,別人談戀愛唱歌的時間他要打工,別人暑假回家的時間他也要打工。

    他倒也并不因為這種事而難過——宿舍暑假的費用不貴,學校食堂也比外面便宜,打工的餐廳經常能剩些外食給他帶回來,還不用出回家的車費。

    他隱約記得頭天夜里,宿舍樓不知怎地進了一只小貓還鉆到了他床底下,只是臨睡前他也沒能把貓勸出來,只能用飯盒蓋子接了些清水放在一邊,F在天光大亮,他迷迷糊糊伸手摸鬧鐘的時候,卻摸了一手軟乎乎的毛。

    安息:“?”

    他半睜著眼呼啦了兩下,赫然發現貓睡在他頭頂,像一頂睡帽。

    趁著貓咪半夢半醒,安息好不容易過了幾把手癮,貓被摸煩了,一爪子拍在他腦門上。

    “嗷——!”慘叫響徹安安靜靜的夏日校園。

    于是安息頂著額頭三道血痕去打工了。

    打工的餐廳同事們看到安息先是嚇了一跳,后來得知是吸貓不成反被撓,紛紛又嘲笑起他來:“你在cos哈利波特嗎!”

    只有老板露出了擔憂的神色:“要不要打疫苗啊,野貓可能不是很衛生!

    安息立馬挺起胸膛鼓著腮幫子,維護起才見面相識不到十二小時的野貓:“不會的!喵喵它很干凈很可愛的!”

    老板無奈地笑了笑,問:“那貓現在在哪?”

    安息說:“宿舍呢!”

    老板“?”了一聲:“就留在宿舍里,吃什么?”

    安息被問住了——他還沒想過這個問題。

    服務生姑娘問:“上廁所怎么辦?”

    安息:“呃……”

    咖啡師問:“尿你床上也就算了,尿你室友床上怎么辦?”

    安息抓道:“啊啊啊。。!你們為什么不早說!”

    3.

    安息辛苦半天的錢只夠買了兩個貓罐頭和一袋貓糧——他做完上午的班次就急匆匆趕回宿舍了,好在暑假期間學生們都走了,店里也不忙。

    回到宿舍時安息發現貓還睡在他枕頭上,只是他一進門貓就豎起耳朵支起脖子盯著他。安息找了一圈,也沒發現任何破壞的跡象,他放下貓糧的口袋又沿著屋里走了一圈,發現宿舍窗戶被打開了。

    “咦?”安息轉過來——貓咪已經無聲地跳下地,圍著貓糧的袋子聞來聞去,“你出去了嗎?這是三樓!”

    他攀上窗棱往下看,灌木叢邊有一個小土包。

    安息狐疑地看著那個土包,小腿忽然被撞了一下——他低頭一看,貓在拱他的腿,腦袋蹭來蹭去的。

    安息滿眼冒愛心,迫不及待地伸手去擼毛乎乎的腦袋,又挨了一爪子,貓咪也跑走了。

    4.

    數日后,在所有同事姑娘的強烈建議以及好心老板的首肯下,安息把貓咪抱進書包里一起背著打工去了。

    貓從拉鏈扣探出腦袋,兩個爪子搭在安息肩上——它現在已經基本不會伸出指甲了。

    夏日的風吹過單車上的少年和貓。

    “好大只哦!這根本不是小貓咪!”

    “看臉完全感覺不出來本人——本貓那么大!”

    “并不是黑貓!你看有那種斑紋的,你在太陽下看!

    “哇!好高級的皮毛!照相照相!”

    安息把貓咪抱出來后,就被店里的人團團圍住了。

    “老板!發個微博吧,說今天來了一日店長!”

    貓咪不讓別人碰,爪子銀光閃閃,于是安息把貓抱到吧臺上咖啡機邊,還用餐巾紙做了個小圍裙。

    安息說:“我剛給它洗過澡,很干凈的!

    老板好奇道:“哦?它不怕水?”

    安息搖搖頭,拿起一只毛爪輕輕一捏肉墊,五根尖利的指甲就露了出來:“之前不知道的時候還給它剪了爪子,結果它出門上廁所時跟別人……別貓起沖突,打架輸了,才知道原來外出喵是不能剪指甲的!

    眾人更驚奇了:“它還知道自己上廁所?”

    安息露出得意洋洋的嘴臉:“回來的時候還知道蹭腳墊呢!”

    5.

    自從貓開始加入安息的打工日常后,伙食就好了許多——店里的同事和熟悉的客人經常帶高級的貓罐頭來討好它,卻沒一個人能成功碰到那漂亮的皮毛。

    安息揪住貓咪的兩只前爪,打著商量:“人家都給你帶了那么多肉吃,摸一下也沒關系吧!”

    貓不大開心,但也沒躲開,于是客人媽媽把自己的崽拽到胸前,舉著他的手拍了拍貓咪的頭。

    短胖的手指觸摸到柔軟溫暖的毛發,人類幼崽的臉亮了。

    安息去送了一圈餐回來時,事情已經演變到這個地步——人類幼崽舉著一根兒童筷,興致高昂地指揮著表情冷淡的黑貓道:“沖呀!”

    明黃色的眼睛轉了兩下,直接跳下桌走掉了。

    幼崽:“嗷?”

    它在店里大搖大擺地晃了晃,懶洋洋地走到安息腳邊一米的地方,“撲通”一聲倒下了。

    安息“噗”出聲來,笑瞇瞇地低頭看著他。

    貓見他還不過來摸摸自己,瞇著眼睛舉起前爪,把身體拖著往前蹭了蹭。

    安息大笑著蹲下身,撓的貓咪的眼睛都瞇起來。

    6.

    一個暑期的養貓生活安息樂此不疲,本來他平時就沒什么休閑娛樂——上課打工睡覺三點一線,社團活動全部推了,假期里就更是寂寞。如今暑假快要結束,宿舍樓里漸漸地不再安靜,安息突然發現自己沒法再繼續養貓了。

    “怎么辦啊,大家回來之后肯定會發現你的,告訴宿管阿姨的話,就要把你趕出去了!”

    可是貓完全體會不到事態的緊急,悠閑地洗著臉。

    安息清數著自己這幾年來打工存下的錢,在反反復復地勘察之后,牙一咬,在校外租了一個單間。

    所有認識安息的人都表現出了強烈不理解——他平時省吃儉用的,連葷菜都舍不得吃,日夜打工不辭辛苦,干嘛浪費錢在這種事情上。

    其實安息租到的房子并不比學校宿舍貴太多,只是遠在天邊,需要每天早一個小時起來騎車上學。

    可是他并不在意——貓咪已經變得非常親近他了,甚至愿意露出柔軟的肚皮給他埋臉。

    只是……

    只是貓咪食量見長,叫安息實在有些吃不消,入秋之后貓漸漸穿上冬毛,體積發展也快到不可思議。

    安息爬上床,把盤踞大半張床的貓咪推搡到一邊,又伸手將之抱住——單間的陽臺門有些漏風,但貓咪身上很暖和。

    安息咕噥道:“喵喵……你吃太多了,你看你肚子上的肉!”

    他尋思著:“可能要多打一份工了,不過別擔心喲,我聽說酒吧輪夜班是雙倍工資,可以試試那個!

    貓被他抱著想翻身也翻不動,尾巴擺來擺去打在他小腿上,用肉墊推了推他的臉。

    7.

    奇怪的是,在安息這么說了之后的幾天,貓的食量忽然變小了。不但普通的貓糧總吃一半剩一半,連最喜歡的牛肉罐頭也不太感興趣的樣子。

    安息很疑惑——貓咪怎么了呢?生病了嗎?為什么不吃肉了呢?

    直到有一天,安息半夜穿鞋準備下樓丟垃圾,貓忽然從床上跳下來咬住了他的鞋扭頭丟到床下,然后又在他腿邊轉來轉去地打圈兒。安息眨巴了半天眼睛才有些遲疑地問:“你……是不想我晚上出去打工嗎?”

    作為回答,貓用腦袋拱了拱他。

    安息撫摸著貓背上光滑的毛皮,仍有些呆呆的:“哦……”

    原來我的貓真的聽得懂人話呀!

    安息趿著一只拖鞋,魂不守舍地走回床邊坐下,貓輕盈地躍上床鋪,腦袋從他胳膊下面拱出來,兩只前掌踩在他大腿上——很重,但安息還是伸手圈著貓的脖子,把鼻子埋進它脖子:“你一個人在家也會寂寞呀!

    他把貓推倒在床上,從頭到尾地呼嚕起來——因為體型的迅猛發展,從貓頭撫摸到貓尾的時間已經大大延長了,安息手指頭繞著貓蜷縮起來的尾巴尖,說:“那也不能不吃飯啊!

    8.

    之后的一些日子里,貓的食量也沒有上漲。

    只是偶然一次機會,安息半夜起床上廁所,發現夜行的貓蹲在陽臺上,埋頭動來動去。聽見動靜的貓回過頭來,嘴角的毛上全是殷紅血跡,兩只大毛爪下壓著一只死鴨子。

    安息“嗚哇”一聲就嚇精神了,貓連忙丟下獵物朝他走過來,討好地舔他臉,帶著倒刺的舌頭和嘴邊毛留下一道道的血跡。

    不多時后,安息平靜了下來,意識到貓只是捕食者的天性解放,于是自己出去獵食來吃了。安息呆坐了一會兒,沮喪道:“都怪我太沒出息啦,我看網上的貓咪家里都好寬大,有好多玩具,高級的全自動廁所和精品貓糧,還有那種上下三層的城堡,你什么都沒有,還要自己出門上廁所抓鴨子!

    這樣說著的時候,貓已經把陽臺上的罪證和自己身上的血跡清理干凈了,小心翼翼地圍著安息轉了轉,然后將他圈在懷里趴下了。

    安息靠著貓的肚皮,手指頭在抖來躲去的貓耳上點一點的,忽然靈光一閃:“誒?網上的貓?”

    貓連眼皮都沒抬。

    安息舉起它的前爪——太重了沒成功,又捧著它的臉,說:“你長得這么好看,也一定能成為網紅的!”

    貓抖了抖胡子,巨大的毛爪擱在安息胳膊上。

    “你別動哦,等等……”

    安息找出了自己從同學那里收購的二手手機。

    “你還是動一動,來看這邊,擺個帥一點的姿勢!

    “哎呀,不要把爪子藏起來嘛!”

    安息圍著貓團團轉,拍了不少照片,創建了一個新的微博賬號,一口氣上傳了很多張,還設了一些定時發送,再把各種萌寵博主都關注了一番看見第一個點贊進來后,安息松了口氣。

    這邊的貓卻不高興了,一爪子按掉他一直盯著的手機,在他身上走來踩去的。

    “哎喲哎喲疼,你太重了,別踩我腿!”

    9.

    安息的微博賬號很快紅了,只是,紅的原因和他預想的很不一樣。

    @:po主坐標哪里?

    @:不一定就是po主自己的圖吧,也可能是外網轉載的呢?

    @:這么小個屋子怎么能養黑豹的?有人來說說這合法嗎?

    @:好帥的黑豹!

    @:別人家的大貓!

    黑豹?????安息扭頭盯著靠在他胳膊上舔爪子的貓他終于知道貓為什么從來不“喵”了。

    注銷了微博賬號,安息短暫的寵物博主生涯也就這樣結束了。

    支持(完本神站)把本站分享那些需要的小伙伴!找不到書請留言!

    百度直接搜索: "天晴書院" 看免費小說,沒毛病!

    (www.americanpeoplenetwork.com = 天晴書院)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娇妻互换享受高潮久久电影_欧美成人免费一级在线观看_yellow免费观看最新_亲爱的老师5在线观看完整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