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蝕骨寵愛:BOSS太兇猛》正文 第1200章 后記,承毅

作者:葉微舒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傍晚,總統府。

    行政樓的門開開,韓希茗從里面出來,面上沒有一絲表情。

    陳子昂上前來,提醒他,“總統,換衣服吧!”

    “嗯!表n希茗微一頷首,脫下身上的制服,換上的輕便的西服。問了一聲,“什么時間了?”

    陳子昂看看腕表,“這個時間,趕過去差不多了!

    韓希茗點點頭,換好衣服,一聲不響往前走。

    陳子昂跟在他后面,不免唏噓——

    一年前,杭澤鎬宣布下野,韓希茗正式繼任總統一職。從此之后,韓希茗所有的生活,都被工作占據……他沒有私生活,沒有個人時間。以前他就是不茍言笑,這一年來,這種情況更加嚴重了。

    在陳子昂看來,他連情緒都沒了。

    今晚,長夏有場宴會——d·s集團董事長韓承毅和夫人樂雪薇結婚三十周年紀念日。

    韓希茗甚少出席這樣的場合,但是……父母是主角,他身為韓家二公子,又怎么能缺席?

    車子沿著總統專用車道,一路暢通無阻,到達長夏。未免引起不必要的騷亂,韓希茗是從側門進去的。

    距離側門最近的,是韓希朗和寧黛住的小樓。

    韓希茗雙腳踩在地面上,眸光掃向小樓。只有這一刻,在沒人看到的地方,他才會露出這樣憂傷的一面——他知道,自己的兒子在里面。星星,他的兒子。

    然而,這一年來,他沒有去看過星星。cad1;

    他害怕,害怕自己會沒有出息!

    他已經成了這個帝國萬人敬仰的人,然而……鮮少有人知道,他的孤單和落寞。

    不知不覺的,韓希茗往小樓走的近了。因為天氣的關系,大門沒有關,敞開著通風,韓希茗依稀能聽見里面有人說話的聲音。不時夾雜著一兩聲嬰孩的稚嫩嗓音。

    一腳踏在玄關口,韓希茗卻又頓住了。

    他……還是沒有勇氣。

    突然,視線里出現個熟悉的身影。

    里面客廳,鄒冉拿著奶瓶經過,嘴里問著,“寧黛,這個水果汁,就這么直接喂嗎?”

    沒有看見寧黛的身影,只聽到她回到,“用手腕內側皮膚試試,如果不涼、不燙才可以……星星不喜歡橙汁,那個獼猴桃的給他!”

    “哎,好……”sw6q

    鄒冉一轉身,看到了站在玄關口的韓希茗。

    “……”鄒冉頓住,面上帶著幾分羞澀,“你……來了!

    韓希茗蹙眉,隱隱透著幾分不悅。

    這個鄒冉,他其實對她原本沒有什么感覺。對他來說,不過是個毫不相干的人罷了!但是,這一年,鄒冉明里暗里的這種暗示,他多少感覺到了……鄒冉對他有期待。

    想到這里,韓希茗跨步走進了玄關。

    他把手伸到她面前,“給我。cad2;”

    “……”鄒冉猶豫,“你會嗎?小孩子很嬌嫩,還是我來吧!”

    “鄒冉!

    韓希茗打斷她,眸光甚是犀利。

    “不要在我身上浪費時間,這沒有用。而且,還會讓我對你反感和厭惡!”

    “我……”鄒冉一慌,咬著下唇,“她不是不回來了嗎?”

    “誰說的?”韓希茗濃眉緊蹙,下頜繃緊,“光是這句話,就足夠我對你生恨!”

    他這樣疾言厲色,鄒冉幾乎要哭了,眼眶紅紅的,“我、我……”

    韓希茗往里走了兩步,看到厚實的地攤上,趴著兩個小家伙,他沒仔細看,但也知道,里面有他的星星!

    “鄒冉,我的孩子……除了我的家人,我根本不屑于讓任何人照顧!我的妻子會回來,我的孩子,永遠只有一位母親!那就是他的生母!”

    說完,他鄭重的看向鄒冉,“明白了嗎?”

    話說到這個份上,鄒冉還能反駁什么?她紅著眼,點點頭,“我知道了,以后不會打擾了!”

    一轉身,寧黛正好過來!霸趺戳?”

    鄒冉哭著把奶瓶塞到寧黛手里,“我走了!”

    人哭著就跑沒了影。

    寧黛看向希茗,心下明了,“老二,你……兇人了?”

    韓希茗蹙眉,“我只是不想讓別的女人給星星假象,星星有媽媽!”

    “哎……”寧黛嘆息,“大嫂知道,難為你了。cad3;其實,鄒冉也就是來了一會兒,放心……星星的媽媽永遠是小璃!

    時間并不早了,管家過來提醒,“前院時間快到了!

    這個時候,小樓里只剩下寧黛和兩個孩子,還有……韓希茗。

    寧黛點點頭,走過去,順手將小兒子抱了起來,再看一眼希茗,“老二,你傻站著干什么?把星星抱起來!沒聽到時間到了嗎?爸媽那邊還等著呢!

    “我?”

    韓希茗指指自己,緊張的直吞口水。要知道,星星出生到現在,他都沒有抱過他。

    “不是你是誰?”寧黛白了他一眼,“我一個人抱不動兩個!

    韓希茗還是站著不動,腳上一團軟肉爬上來。韓希茗下意識的低頭去看,星星肉呼呼的,已經完全沒了當初剛出生的樣子……完全是個白胖的小子了。

    只那么一眼,韓希茗眼底就痛了起來。

    星星噘著嘴,咿咿呀呀叫著,“爸爸……”

    韓希茗一怔,他叫他爸爸!

    其實,星星還真不知道這個人是他的生父。在星星眼里,爸爸就是韓希朗,媽媽就是寧黛……但眼前這個人,不是和爸爸長得一樣嗎?那就是爸爸!

    “爸爸,抱抱!

    韓希茗擰眉,看著這個小團子,明明那么小,卻正兒八經的穿著訂制的小西服。

    寧黛催促道,“還愣著?快抱起來!”

    韓希茗伸出手,終究緩緩彎下腰,將星星抱了起來。那么一團柔軟的肉,竟然是他和小璃的骨肉!

    “爸爸!毙切桥吭陧n希茗肩頭,咯咯笑著,“爸爸!”

    聽著小家伙這么叫,韓希茗冷凍了一年多的心房,猝不及防的融化。眼淚一下洶涌而出,他摟住星星,幾乎是不能自持,“星星,是爸爸!星星,對不起,是爸爸!”

    寧黛看著這父子倆,也忍不住紅了眼眶。

    星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只是看著‘爸爸’和媽媽都哭了,他一愣,也跟著哭了起來!巴弁邸

    這可倒好,寧黛懷里的小團子也哭了起來!巴弁邸

    韓希茗抱著星星,“星星,爸爸不好,爸爸對不起你!

    他看向寧黛,“大嫂,謝謝你……星星巴掌大那么一點,你把他養的這么好!

    “說什么呢!”寧黛掛著眼淚笑著,“一家人,星星也是我的孩子……不用說什么謝謝。知道你苦,也知道你忙……在小璃回來之前,星星就由我來養。但是,你得經常來看他,知道了嗎?”

    韓希茗哽咽著點頭,“嗯,我知道了!

    “好了,走吧!”寧黛吸吸鼻子,“今天是爸媽的好日子!

    “嗯!

    韓希茗小心翼翼抱著星星,眼睛里有了一絲溫情,這是他的兒子,他和小璃的兒子!

    ……

    前院燈火輝煌。

    熱鬧的盛世紀念日,見證了一場神話般的愛情奇跡。

    樂雪薇一襲輕便的杏色禮服,頭發微卷、盤了起來,溫婉的別在腦后。韓承毅站在她身邊,一直靜悄悄的,像是個陪襯。像這樣的場合,女人通常都是最該受矚目的。

    “嗚呼!”

    一旁,韓希霆興奮的叫著,雙手一拍,“來!韓總,可以親吻你的女人了!”

    “親一個、親一個!”

    因為韓希霆這么一鬧,底下也都跟著起哄。

    韓承毅瞪一眼小兒子,心里真是有股怨氣。他們韓家,是怎么回事?他總是生兒子就算了,兩個兒子,也生的都是兒子!這個家,是在陽盛陰衰。想到以后韓希霆生出來一筐和他一樣調皮的,他就頭疼。

    “承毅!

    樂雪薇多了解丈夫?她輕輕握住他的手,“好了,孩子自己會看著長大的……我們希霆,也是個好孩子!

    “是!表n承毅立即露出了笑臉,聽從了韓希霆的話語,抬起手來,捧著妻子的臉,低頭吻了下去。

    “哇哦!”

    韓希霆鬼叫一聲,兩邊彩帶一拉,天空立即下起了花瓣雨。

    “韓希霆!”韓承毅惱火,這都整的什么亂七八糟的?

    “哈哈……”韓希霆大笑,“驚喜吧?還沒完呢!”

    韓希霆一轉身,對著底下打了個響指。立時,后院的方向煙花綻放……竟然是一朵朵薔薇花的形狀!中間圍繞著數字……30!

    “哇!”

    此起彼伏的贊嘆聲中,韓希朗、杭寧黛,韓希茗、韓希霆,梁雋邦、早早,這幾個孩子,齊齊從底下上來,站在了韓承毅和樂雪薇面前。

    韓希朗是老大,他走上前一步,微微躬身,“爸、媽,下一個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孩子們都陪在你們身邊,你們相愛一生,看到我們出生、長大,還會看到我們兒孫滿堂!

    他手一抬,指著其他幾人。

    孩子們齊齊說到,“爸媽,健康長壽、永遠恩愛!

    韓承毅聽了,抽抽嘴角,一副不屑的樣子——真是肉麻死了!

    可是,樂雪薇已經紅了眼眶,眼淚掉下來,“好、好,乖!都乖!

    她抬眼看向丈夫,韓承毅受到妻子警告的視線,立即改口,生硬的說到,“乖,都乖!”

    看著父親這別扭的樣子,孩子們都忍不住大笑。

    長夏里,一片歡聲笑語。

    ……

    夜半,韓承毅和樂雪薇才收拾了睡下。

    今夜,樂雪薇失眠了。

    “承毅!

    “嗯?”韓承毅翻過身來,胳膊搭在妻子腰間,“怎么了?睡不著?”

    “嗯!睒费┺秉c點頭,“腦子里閃過很多畫面,想起了很多過去的事情!

    “過去?”韓承毅輕嘆,“是啊,過去很多年了……我遇見你的時候,你還是個孩子!

    “哎……”樂雪薇嘆息,“那時候覺得你是個自戀的流氓,沒想到就過了這么多年,還有了希朗他們……現在希朗、早早,都圓滿了,唯一放不下心的,就是希茗!

    她頓了頓,滿是擔憂。

    “希茗這孩子,從小就死心眼……萬一,小璃永遠都不回來……”

    “那就讓他一個人過吧!”

    韓承毅接到,“當年我以為你不在人世的時候,也是這么想的,這孩子……雖然不愛說話,但是沒有干過糊涂事,對他是可以放心的!

    “……”樂雪薇點點頭,“我知道,但是我的兒子,我心疼!

    韓承毅輕輕抱住妻子,“那也沒有辦法,每個人的路要自己去走,沒有人能替代!

    月光如花,清淺錯落。

    樂雪薇靠在丈夫懷里,韓承毅輕撫著她的發絲,“還是睡不著嗎?”

    “嗯!

    韓承毅說,“我給你數數吧?以前不是很管用嗎?”

    “現在不用了!睒费┺毖銎痤^看著丈夫,指指他左胸口處,“現在,我只要貼在這里,聽著你的心跳聲……就能睡的很好了!

    聞言,韓承毅把妻子往懷里緊了緊,“是嗎?那就貼近點……清楚嗎?”

    樂雪薇趴在丈夫胸口,聽著他的心跳聲,噗通、噗通……竟然這樣的安逸。

    眼皮慢慢合上,困意襲來。結婚三十年,丈夫的懷抱,才是她最想待的地方,長夏?不過是個幌子。

    ……

    清晨,韓承毅睜開眼,習慣性的抬手摸了摸身邊的位子。還是溫的,但是妻子已經不在了。

    “小雪!

    韓承毅躺著沒動,喊了一聲。

    “哎!痹∈依,傳來樂雪薇的應答聲。

    “叫起!

    過了會兒,樂雪薇從浴室里出來了。挽著袖子,搖著頭走到他身邊,彎下腰吻在他薄唇上,“韓總,起床了!

    “不夠,還沒醒!表n承毅蹙眉,不滿的歪著腦袋。

    “真是……”樂雪薇沒辦法,只能再吻了一次。

    韓承毅怕人再跑了,掌心扣住她的后腦勺,加深了這個吻。

    一吻畢,韓承毅拉著樂雪薇并排坐在床沿上。窗簾已經拉開,陽光肆意灑進來。

    “小雪……”

    “嗯!

    “天氣真好,今天我不去公司了,陪你!

    “好啊!睒费┺笨圩∷氖,“這會兒還早,我們說說話!

    韓承毅瞇起眼,“你說,當初你在機場那么多人里,怎么就一眼看中了我?”

    “嘻嘻!睒费┺毖銎鹉榿,微微笑著的模樣,一如三十年前,“因為你帥……韓總不知道嗎?你這副臭皮囊,真的挺迷人的!

    韓承毅扯扯嘴角,“榮幸之至!

    他側過腦袋,吻在她額上!靶⊙,我陪你走過了一個三十年,不知道……”

    “哎!”

    樂雪薇捂住他的嘴,搖搖頭,“還會有下一個三十年,至于下下個三十年……承毅,你記住,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我們,手牽手……我們才是彼此最重要的人,你是我的……我也是你的!

    “嗯!

    韓承毅心上潮濕而柔軟,揚起輕松的語調,“三年a班……”

    “我是樂雪薇!

    猶記得那一年,他們在千萬人中海中相遇,那卻不是他們的初識……而是一場命運安排的久別重逢。

    很多時候,我們以為命運總是在捉弄人。

    事實上,老天爺精明著呢!

    命里的另一半,該是你的、就是你的,逃也逃不掉。

    樂雪薇突然起了玩心,勾住韓承毅的脖子,揚唇,“先生,幫忙接個吻!

    韓承毅勾唇,“求之不得!

    你是我命里的坎,注定這輩子過不去……我一路披荊斬棘、跋山涉水而來,苦苦相求,求……而,終得。

    尾聲:

    休息日。

    韓希茗難得沒有安排工作,想要回長夏陪陪父母,也去看看兒子。他自己開的車,后座上還擺著他給兒子星星買的禮物。

    因為不是工作日,所以他沒有開專用車道,而是擠在車流里。

    明明顯示的是可以通行,但是……

    前面突然沖出來個人影,直直就往地上一倒!

    韓希茗一怔,急速剎車!‘吱嘎’一聲響,車子停下,剛好抵著那個人影。

    韓希茗急忙推開車門下去,那個人影已經被團團圍住。他撥開人群,走過去。

    “哎呀!”一個俏麗的女聲,正喊著,“撞人了!吶吶吶,開這么好的車……不是開好車就能撞人吧?”

    韓希茗頓住,莫名的心跳加快。人群在他面前散開,他終于見到了這個‘碰瓷’的丫頭……只一眼,抵萬年之久!

    “你……”韓希茗發現,自己的嗓子眼似乎被黏住了。

    女孩看見他,更張狂了,“呀呀呀,你是司機嗎?你撞了我,你知道不?賠錢!”

    “你……”韓希茗三兩步上前,一把扼住她的胳膊!澳阏f什么?”

    “……”女孩怔住,皺起五官,“你干嘛?這么兇!撞人還這么厲害?”

    韓希茗錯愕,“你不認識我?”

    “你誰?”女孩揚眉,“明星嗎?剛出道的?不認識!”

    韓希茗眼眶濕了,“我……”

    人群里有認出韓希茗的,捂著嘴巴驚叫,“是總統!”

    “!是真的!”

    人群里頓時議論紛紛,女孩也聽到了。立即心虛起來,尷尬的摸摸脖子,“呵呵,總統?誤會、這其實是個誤會……”

    她眼珠子轉了轉,一咕嚕從地上起來,迅速竄入混亂的人群跑遠了!

    “別跑!”

    韓希茗拔腿就追,但人流太混亂。他一勾唇,笑道,“給我追上那個女孩!誰追上了,重重有賞!”

    “是!”

    于是,帝都的街頭,上演了一場追逐大戰。

    最前面的女孩拎著裙擺,哇哇大叫,“啊啊啊啊……救命!碰瓷而已,要不要追殺!救命!要不要這么倒霉,碰瓷碰上個這么大的腕兒!救命!”

    韓希茗奔跑一路向前,生命不止,愛你不!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娇妻互换享受高潮久久电影_欧美成人免费一级在线观看_yellow免费观看最新_亲爱的老师5在线观看完整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