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蝕骨寵愛:BOSS太兇猛》正文 第1198章 后記,寶黛

作者:葉微舒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長夏,小樓。

    鐵門開開,玄關處帶進來一陣冷風。

    寧黛挺著大肚子,一手扶著肚子,一手撐著腰,身上一件小碎花孕婦裝從里面走出來。因為孕晚期的緣故,原本纖瘦的她,此刻也些微有些浮腫,看起來臉蛋圓乎乎的。

    “大伯父回來了!

    寧黛笑嘻嘻的走過來,抬起手替站上來的韓希朗松領帶。

    她這一向,有個喜好——那就是跟著小星星,稱呼韓希朗‘大伯父’。

    韓希朗工作忙,雖然已經盡量抽空多陪妻子,但還是難免力不從心。幸虧,還有小星星陪著。寧黛白天忙著照顧小星星,再和婆婆樂雪薇說說話、做做家事,日子就容易過得多。

    韓希朗輕輕抱住妻子,避開她的肚子。

    親吻著她的粉唇,“今天過得好嗎?有沒有哪里不舒服?星星鬧嗎?”

    “過得很好,沒有不舒服,星星嘛……”寧黛笑了,“不太乖……星星的性子啊,一定是不像老二,太鬧騰了。不過,這樣很好,老二太悶了,孩子還是活潑鬧騰的好!

    “嗯!

    韓希朗的手下移,落在她的肚子上,“不知道我們的這個,會不會也鬧?”

    寧黛靠在丈夫身上,歪著腦袋微笑的樣子,透著幾分俏皮,“不怕,剛好有星星陪著,兄弟打打鬧鬧……就長大了!

    韓希朗扶著寧黛上樓,“走,回房我給你泡腳……你的腳腫的越發厲害了,泡一泡、揉一揉會舒服很多。cad1;”

    “好啊!睂庽煨χc點頭。

    兩個人相擁著上樓,韓希朗扶著妻子,每一步都分外小心。

    客廳的玻璃墻往外,可以看到花園里的場景。大雪從天空中灑下來,一片一片,仿若搓綿扯絮。而里面,一片春意,暖融融……

    睡覺前,寧黛在浴室里捯飭了半天,韓希朗等急了,推門進去。

    “老婆,干嘛呢?要我幫忙嗎?”

    “……”寧黛正在進行的動作突然頓住,她一驚慌,忙將手上的東西背到身后。

    可惜,韓希朗已經看見了,臉色立即沉了下來。

    他疾步走過來,寧黛心虛的低下頭。

    韓希朗一把奪過她背在身后的東西,斥責道,“你不聽話是不是?為什么又穿這個?”

    只見他手上,拿著的一只成人紙尿褲。

    寧黛咬著下唇,輕聲說道,“你不要生氣,我……就晚上穿,沒事的!

    “你……”韓希朗氣結,奮力將那紙尿褲扔進了垃圾桶,“我不是說過,晚上更不用穿!不是有我嗎?穿著那個東西,不會悶嗎?”

    “可是……”寧黛委委屈屈的看著他,“我睡著了,完全沒法控制!

    “傻瓜!表n希朗心又軟了,“有我呢,我定了鬧鐘,會起來照顧你……”

    “我就是怕你這樣。cad2;”寧黛嘟著嘴搖頭,“你工作很忙了,晚上還要這樣照顧我……會休息不好的!

    “哎……”

    韓希朗嘆息著,彎下腰將她抱起來,“小腦袋瓜子,不要想這么復雜的事情……你們是我的妻兒,我照顧是應該的,就算是休息不好,那也是應該的!

    韓希朗把人放回床上,蓋好被子,“聽話,別再惹我不高興!

    “……”寧黛眨著一雙大眼睛,點點頭,“嗯!

    ……

    夜間,寧黛還是自己醒了。她現在睡覺不沉,稍微有點動靜都能醒。

    此刻,她是被身下的一片冰涼的觸感給驚醒的……

    “啊……”寧黛捂住嘴巴,不敢叫出聲?墒,眸底凈是頹喪——怎么辦?又這樣了……

    轉頭看看身邊的丈夫,韓希朗還睡著。他實在太辛苦了……寧黛掀開被子,小心翼翼的下了床,躡手躡腳的往浴室里走。生怕開燈會吵醒了韓希朗,寧黛摸黑,不敢出聲。

    但她行動不便,一失手,還是將盥洗臺上的東西打翻到了地上。

    “寧黛?”

    韓希朗醒了。

    “……”寧黛懊惱,怎么還是吵醒他了?

    韓希朗見身邊沒有人,立即找了過來,燈光‘啪’的一聲亮了。

    寧黛慌忙低下頭,不敢看人,一副犯了錯的模樣。cad3;

    “……”韓希朗微怔,他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著妻子,繼而慢慢走向她,抬起手,放在她腰間。

    “不要……”寧黛小小聲的說著,“臟……”

    韓希朗心疼,溫聲哄她,“乖,不臟……你是我的妻子,肚子里面是我的孩子,我怎么會覺得你們臟?”

    他拉著寧黛的手,慢慢哄她,“來,把手松開……我們得把褲子換掉,你又不方便,我來……好嗎?”

    “……”寧黛哽咽,但終究還是松開了手。

    韓希朗把她的臟褲子脫下,上面已經濕了一片。他是不嫌棄的,但是……聰明伶俐的妻子,變成這樣,他還是不免心疼!驀地,他攥緊了手心,手背上青筋暴起。

    他輕輕抱住妻子,臉頰貼在她肚子上!皩Σ黄!

    “……”寧黛摸摸他的腦袋,“不關你的事……你不要這么說!

    韓希朗哽咽,拿過干凈的褲子替寧黛換上。

    可是,正在換著,韓希朗突然把寧黛抱起來,放在了馬桶上。

    “怎么了?”寧黛錯愕,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韓希朗垂著眼簾不說話,該死的龍勝!都是因為他,寧黛現在體內還殘留著那快復制的芯片。隨著孕期的推后,各種不適的癥狀也加重……其中就有一條。

    ——寧黛無法控制小解。

    此刻,寧黛看著低頭不語的韓希朗,扯了扯嘴角,“我……又尿了!晚上喝太多湯了,嘻嘻!

    明知道妻子是強顏歡笑,韓希朗只有抱住她,“不要緊,沒關系!”

    “嗯……”寧黛含著眼淚,點點頭,“我不要緊,你也不要為難自己——早早不是說過嗎?等我生完孩子,一切都會好的,這是暫時的!

    “嗯!表n希朗哽咽著點頭,“會好的!

    外面,房門被敲響了。

    照顧星星的保姆在說話,“大少奶奶,孫少爺哭個不停,我們怎么哄也沒有用,您要過來看看嗎?”

    寧黛才換好了褲子,一聽這話,忙答應了,“哎,好,馬上過來!”

    韓希朗心疼,“要不……”

    “沒有什么‘要不’!睂庽煨π,打斷他,“星星沒有爸爸媽媽照顧,他一直是我帶著,小家伙聰明,記得我身上的味道,他每次一鬧啊,就非得我抱著才能睡著……”

    韓希朗蹙眉,“你太辛苦了!

    “不辛苦,照顧自己的孩子有什么辛苦!睂庽炫呐乃,“你先去睡,我哄好了星星就來!

    寧黛扶著腰出去了,韓希朗長舒口氣?聪虼巴狻鞖夂芾淞,寧黛的預產期就快到了。

    孩子一出生,就會好了……

    天寒地凍,帝都一年中最冷的季節。

    帝都私立婦產醫院里,此刻正忙成一團。

    韓希朗走過來、走過去,即使如此,他的擔憂還是不能減少半分。

    “希朗!”樂雪薇擺擺手,眉頭緊鎖,“你不要一直這么走來走去……我的頭都被你弄暈了!坐下來!”

    “噢,好,不走了!表n希朗干巴巴的答應著,可是腳下步子不停,還是在不停的走。

    樂雪薇:“……”

    阮丹寧:“……”

    杭安之和韓承毅直接鄙視,“老大傻了吧?”

    “!”

    突然,產房里傳來一聲凄厲的喊聲,韓希朗嚇的一蹦,“老婆!”

    早早也看不過去了,一把拽住她大哥,“大哥,你安靜點!好丟人的!”

    門開開了,護士走了出來,“大少奶奶宮口開全了,現在可以進去家屬了,請問……”

    “我!”韓希朗往前走一步,“我進去!

    眾人沒有意見,也不敢和他爭。護士點點頭,“韓總請跟我進來——”

    “好!

    韓希朗進去了,外面等著的一眾家人,照舊是緊張的等待著。

    產房里,韓希朗守著寧黛,“老婆,疼嗎?”

    “疼的想掐你、咬你!”寧黛疼的,真是受不了了。

    韓希朗倒是乖,主動把胳膊遞到她面前,“給,咬吧!”

    下一秒,寧黛就張嘴了咬住了,韓希朗驚叫,“啊——老婆,真咬!啊……”

    產房里好不熱鬧,護士、助產士,都忍著笑。

    “哇……哇……”

    隨著一聲嬰兒的啼哭,終于,結束。

    護士抱著孩子過來,“韓總,大少奶奶,是位小少爺!

    韓希朗看都沒看孩子,只輕輕握住寧黛的手,吻在她眉心,“老婆,辛苦了!眘w6q

    ……

    一個月后,長夏。

    今夜的長夏分外熱鬧,說是十里燈海也不為過——韓家大公子韓希朗的兒子,今天滿月,這在整個帝都都是件大事。此刻,長夏聚集了帝都整個上流社會人士。

    前院那么熱鬧,后院卻是另外一幅景象。

    寧黛哄好小兒子,星星又朝她張開了胳膊,嘴巴里含混的喊著,“媽、媽……”

    “喲!痹缭绱蛉,“星星會說話了?”

    “哪兒?”寧黛搖頭笑笑,“你一個當媽的,還能說出這么幼稚的話來?小孩子嘛,張嘴就是喊媽——只可惜……”

    她這么一嘆息,早早也不說話了。她們都想到了小璃,若是小璃在……她們三個本就談得來,此刻該是多美美好的畫面?

    寧黛抱著星星,柔聲細語,“星星餓了吧?媽媽喂奶啊……”

    說著,掀開了上衣。

    星星原本就是早產,也還沒有斷奶,自從寧黛生產過后,寧黛喂著小兒子,同時也喂星星。比起奶粉,星星更喜歡大伯母……兩只小手抱著寧黛,吃的吧唧吧唧的。

    寧黛眸光柔和,“真乖!

    早早看著寧黛,不由感慨。時光真是微妙,誰能想到當初任性的杭大小姐,會成了這么一副賢妻良母的樣子?那些過去的崢嶸歲月,磨礪去了一個人的棱角,剩下的都是圓潤、美好的一面了。

    早早嘆息著,走到窗戶邊,“天氣會越來越暖和吧?”

    “嗯!睂庽爝呂鼓,邊跟她說話,“不會再下雪了!

    早早嘆道,“抽個時間,取芯片吧!”

    “好!

    ……

    帝都四月,春暖花開。

    寧黛站在帝都大外面的大道上,等著韓希朗來接。

    她今天是來裝跟蹤芯片的,跟蹤周期過后,就能順利取出來了。痛苦了這么久,這些事終于都要結束了。

    前面,黑色勞斯萊斯停下來。韓希朗過來牽住妻子的手,“等很久了?開會遲了點!

    “沒事!睂庽烀蜃煨π,“媽媽們都在長夏,我們可以稍微晚一點回去!

    “好!

    上了車,他們沒有直接回長夏,而是拐去了一處幽靜的療養院。

    穿過重重門禁,韓希朗和寧黛停在一處院落前。

    他們相視而笑,攜手走了進去。

    康復室里,專業康復師正在指導著病患在做康復訓練。寧黛站在玻璃墻前,對著正在練習的人揮了揮手。里面的人一抬頭,露出一張淸俊的臉來。他對著寧黛,揚唇一笑。

    那笑容清澈、干凈,再不見當初的憂郁和隱忍。

    好似這過了寒冬的季節,一下子變得春光明媚了。

    寧黛看著他從里面緩緩走出來,她微微一笑,“健康!

    孫健康笑了,笑容些微羞澀,“姐姐,你又來看我了!

    一旁的韓希朗現在已經不會對他的這個稱呼反感,他已經習慣、并接受了。

    寧黛抬起手,捏了捏孫健康的肩膀、胳膊,滿意的點點頭,“嗯,比上一次健壯了不少……要繼續努力!”

    “嗯,我會的!睂O健康笑著,那模樣像個孩子。

    那一次他深中龍勝數彈,以為回天無力……但韓希朗還是堅持將他送回了帝都治療。因為有子彈傷著了脊椎,所以他的治療相當困難。但,不到最后一刻,韓希朗都沒有放棄。

    所以,才有了今天站在這里進行康復訓練的孫健康。

    寧黛看看他,“我去找醫生了解一下情況,你們說說話!

    她走開了,兩個男人有什么可聊的?

    到底,還是孫健康先開了口,“韓總,謝謝你!

    韓希朗一勾唇,“我妻子把你當弟弟,自然……你也是我的弟弟!

    “……”孫健康一怔,微微低頭,“韓總如此胸襟,已經勝過多少凡夫俗子!

    “嘁!表n希朗輕笑,“少恭維我……你以后有什么打算?我看你已經活動自如了!

    “嗯……”孫健康沉吟,“出去了再說吧,暫時還沒有什么打算!

    韓希朗蹙眉,淡淡道,“你要是沒有什么地方可去,來跟我吧!”

    “……”孫健康一怔,萬萬沒有想到會這樣。

    見他這樣,韓希朗哼到,“你這樣的,放走了危險、也可惜,不如留為己用。帝都的系統,你是不可能進了,但是韓家……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如果你愿意,以后我讓阿肆叔叔回去跟我爸,你——以后就跟著我!

    “……”

    孫健康驚愕,以至于沉默了。

    “怎么了?傻了?”韓希朗哂笑。

    “我……”孫健康顯然有些激動,“我以為,我以后都會被關著!

    沒錯,他曾經是龍勝的人……又做了那么多反杭家、韓家的事情,要被關一輩子,絕對不夸張。

    韓希朗笑了,“但是,你最后還是幫了我們——沒有你,現在的帝都不會這么干凈!無論商界也好,還是系統內部也好……你其實是立了功的,所以總統特赦令,是你應得的!

    “……”孫健康低下頭,“慚愧!

    “考慮考慮吧!”韓希朗勾唇,“我剛才的提議,不是因為我妻子,單純因為你這個人!”

    “不用考慮!睂O健康一口篤定的回答他,“只要韓總不嫌棄,我孫健康這輩子……誓死效忠,絕無二心!

    韓希朗抿唇,微一頷首,“好……但是你要邊做事,邊念商科——你以前擅長的那些,在商場上,可不夠用……”

    寧黛從醫生辦公室出來,臉上帶著笑容。剛才醫生說孫健康康復的不錯,她自然高興。

    她走過來,看看他們,“你們在說什么?好像聊的很好?”

    韓希朗攬住妻子,“在教訓臭小子!”

    孫健康笑笑,“應該的!

    寧黛一瞪眼,“好!兩個人,還背著我有秘密了?”

    笑鬧一陣,又在孫健康的房間坐了坐,韓希朗才帶著寧黛離開。

    回去的路上,寧黛有些犯困了。

    韓希朗扯過毛毯遞給她,“困了就睡一會兒,到家我喊你!

    “嗯!

    燈光從車窗外照射進來,落在寧黛素顏的臉上。韓希朗從后視鏡里看著妻子,心下是溫暖而安逸的。前方一處紅綠燈,他把車子停下來,等著紅綠燈過去。

    韓希朗伏過身去,親吻在妻子臉頰。

    口中喃喃,“謝謝你,我的好妻子!

    謝謝你陪著我,從八歲到十八歲、二十八歲……

    謝謝你驕縱,但不放棄……

    謝謝你,成為我的家人,從此血脈相容,不離不棄!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娇妻互换享受高潮久久电影_欧美成人免费一级在线观看_yellow免费观看最新_亲爱的老师5在线观看完整视频